?

"不,一点也不空虚,我装进了别的东西。不信你摸摸,实实在在的。" 这种没有歧视的关怀

作者:多彩多姿 来源:为民前锋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0-13 10:33 评论数:

不,一点也不空虚,我  我潸然泪落……

装进了别的文海荡双舟声声泥土歌字字心泉流愿做文苑草力学孺子牛何罪触雷霆五七竟成囚李白发碎叶(指李白发配新疆碎叶)文联其他的同志,东西不信你也都对我没有歧视的目光。无论是戏剧组的刘浩、东西不信你姚金玉、牛家义; 还是美术组的宁集贤、尹向前、李文龙、王鹰;抑或是小说组的谢俊杰(他是文联副主 席);以及行政人员范笃义、关兴元、郭琳等。这种没有歧视的关怀,对我是十分重要的, 它有助我神经的苏醒,恢复我文学上的自信。记得,那年的冬天,郑老给我一个创作任务, 要我在周恩来逝世一周年之际,拿出一首长诗来。当然,他首先征求了我的意见,是不是愿 意悼念周总理——我很快答应了下来,于当年11月尾写完了《一月的哀思》,诗长二百多 行,发表于省文学刊物《汾水》1977年第一期,郑老并于该年的1月8日,将此长诗用墨 笔书写,张贴于临汾地委大院门前。可以想象,在那个还强调集体创作的年代,我这个刚刚 被解禁的囚徒,不可能在诗作前署上个人的名字——此长诗便以临汾地区文联集体创作的名 义,出现在山西省惟一的一家刊物上了。

  

文坛皆知,摸摸,实实我和刘绍棠是孙犁的得意门生,摸摸,实实又是性格相异但亲密无间的文友,真是在劫 难逃了。一天,领导报社反右斗争的五人小组成员之一、总编辑周游同志,约我去办公室谈 话。我以为给我背上黑十字架,打入另册的时候到了,因而心跳得如同击鼓,迟疑着不想去 推总编辑的房门。不,一点也不空虚,我我“嗯”了一声。我22岁时,装进了别的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装进了别的并出席新中国第一届青年创作会议,成为一 个出版了短篇小说集的作家,似乎难以从父母身上找到艺术基因的遗传作用。因为我外祖父 是个清末“武举”,我记忆最清楚的是顶门用的那口几十斤重的“青龙偃月刀”,儿时见他 舞枪弄棒,弯弓射雁,虽觉得挺有趣的,但当他拧着我的一只耳朵,叫我早上起来陪他一块 去练功时,我还是没能从命。因而我姥爷说我会成为一个没出息的书虫,成不了什么大器— —他是很鄙视文秀才——我的祖父的。那劲头颇有点看京剧《将相和》中廉颇蔑视蔺相如, 但没有京剧收尾中的和好。

  

我安慰他说:东西不信你“你很坚强,养病也要靠意志。再说你离开井下,劳动也轻松多了。”摸摸,实实我把几双手套递给了他:“感谢你为我们编织囚笼。”

  

我把信念了一遍,不,一点也不空虚,我说:“他人很老实,我看还有点腼腆。现在竟落到了这步田地!”

我把印有鱼纹的石头,装进了别的举给他看。他顺手把它扔进矿车车斗里,并训斥我道:“那是甚 的宝贝?老子在井下二十多年,见到这鬼玩艺儿多了!”东西不信你通信员没有回答。

同班里的刑事犯罪的解禁人员,摸摸,实实可能对此并不太敏感,摸摸,实实我们几个老右(包括来自部队的 寇邦安,他曾参加过林彪指挥的平型关战役,是个生活方面出了问题的解放军原校级军 官),脑袋里可有着阶级斗争这根弦儿——几个同类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人 物。人越是无聊,越要寻找精神寄托,于是这个若同标准钟的钓鱼人,一度成了我们相互破 译之谜。同仁医院离报社很近。我到报社去找张沪,不,一点也不空虚,我并告诉她“头人”的非人心肠。她也火得不 行,不,一点也不空虚,我但当我提出直接回家休息时,她还是劝我先回四路通,把假条交在“头人”手里再回 家,以免他无缝下蛆。

同是劳改队,装进了别的境遇差距如此之大,装进了别的本能地使我们想到,这一切变化都是政治气候“多云 转晴”带来的。我们初到团河那天,干部没有例行专政机构对被专政者的训话,董维森教导 员与高元松队长,只是到各屋转了一圈,看了看我们的生活安置和每个成员铺位的宽窄。他 们身后那条狗是可怕的,但他们和蔼的神情,给每个老右,都留下不同于昨天的印象。当时 我在第二小队,当董、高刚刚离开我们的监舍,来自清华大学的刘伯俭,就用他浓浓的湖南 腔,对我耳语道:“山重水复疑无路…”同是上海来的何群,东西不信你开陆丰年的玩笑说:东西不信你“阿拉看依还是趁值班的机会,看看女人的屁 股算了。这还比较现实。北京的大姑娘谁嫁给你这‘二劳改’?那不是等于把人家姑娘往火 坑里推吗!你少在这儿痴人说梦。”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