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立同志,请!你看,我正在动笔--" 柳知秋一脸苦涩低头喝茶

作者:莺迁叶吉 来源:辅政利民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0-13 09:25 评论数:

  后一句本是封四爷的玩笑话,玉立同志,一下子勾起了柳家师徒父子的心事。柳知秋一脸苦涩低头喝茶 ,玉立同志,天福天禄也垂下眼帘默不作声,只有天寿瞪了封四爷一眼,又怕他发觉,转身就偷偷溜出 客厅。封四爷骤然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赶快改换话题。等这阵尴尬过去之后,大家才发现 ,天寿不在座了。

天寿的好好想一想,请你看,我竟想了许多天。因为当他们回到听泉居的时候,正在动笔神色紧张的雨香在等着他们,正在动笔带来了封四爷的亲笔信,告诉 他们官府近日就要派人来香港拿他们兄弟,还将四处张贴缉拿文告和人像,要他们赶快离开 广东,越快越好!这样一来,第二天一大早离开香港岛,就成了紧张的逃亡。

  

他们并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玉立同志,却不得不像逃犯一样提心吊胆、玉立同志,小心翼翼、避开一切可能的危 险,水陆兼程,尽快逃离险境。这样,他们没有心绪也没有时间商量他们自己的事。他们依 然如兄弟两个出游一般,在外人眼里很平常,于他们自己也很方便。他们从香港岛先到澳门,请你看,我在那里搭乘了一艘到佛山卖陶器的货船;到了佛山又租用客船,请你看,我直 达韶关。天寿很想去看看当年他们住过的那处客栈,天福很谨慎,不让去,催促赶紧换乘小 客船,往南雄州进发。在南雄州弃船登陆,正在动笔雇挑夫,正在动笔寻向导,翻越大庾岭,走一百二十里山路,终于又乘上了小客 船,但这已是江西的船了,他们终于逃出了险地,总算松了口气。

  

尽管是在逃亡途中,玉立同志,但凡租用客船,玉立同志,天寿总是另租一条,与天福的船一前一后相随而行。天 福明白师弟避嫌的用意,这使他更敬重天寿的品格,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也有回旋余地,所以从不表示反对。他对天寿一如既往,关怀备至,饮食寒温、衣裳增减,无不体贴入微,更 多了几分极力克制的温存,每每望着天寿,眼睛里总是一片怜爱和深情,而一感到天寿有所 觉察,又很快移开目光……天寿从小受大师兄保护,请你看,我习惯了大师兄的友爱,请你看,我从来都以为理所当然而不以为意的。可只有 到了今天,父母亲人或亡或散,心头方受重创而无限悲凉,又是在危机四伏的逃亡途中,她才真正感到了大师兄情谊的可贵,感到了极大的安慰。天福没有旧话重提,这无论是因为他 不愿惹师弟伤心,还是因为逃亡中不应分神,天寿都很感激。

  

正在动笔只有一次例外。

玉立同志,那是翻越大庾岭的时候。昨晚上弟兄三人商议怎么办,请你看,我天寿只是垂泪,请你看,我天福只是叹气。天禄忍不住地说:"这么挨着 ,师傅太受罪了!既是郎中都说没救,那多挨一天师傅就多受一天苦哇!"天福叹道:"他老 人家心病不去,不肯咽这口气呀!"天禄说:"咱们告诉他朝廷新派了大军已经杀败英夷, 香港岛不割了!"天福摇头说:"咱们口说无凭,可英夷就在山下海滩那边,他老人家怎么 能相信?……"

今天一大早,正在动笔天寿突然要天福和阿嘉叔跟他一起换了出客的衣服,正在动笔说要下山,托天禄和阿嘉 婶照看病人。哥儿三个自打回来后,全部心思都在病人身上,把那两个洋鬼子的许诺忘到脑 后去了。而为了父亲,天寿决定还是去碰碰运气。现日已过午,天禄不知他们能否找到那个 新码头边的怡和洋行,夷人会不会赖账。天禄又想起,玉立同志,那天在海边破庙,玉立同志,小师弟靠在天福背上睡着了,天福怕他睡不舒服,把他轻轻 挪过来,让他枕着自己的腿,又脱下长衫给他盖好,引得那个教士不住夸奖他们兄弟情深, 并问起这小兄弟说话这么大火气是什么缘故。天福娓娓而谈,讲起师傅一家的遭遇,使得那 两个英夷好半晌默默无言。天快亮的时候,竟又来了十多个英夷,看样子也是从海里脱难而 回的,他们见面的时候虽然欢呼喜悦,可都对那大个子夷商保持着十分恭敬的态度。仗着人 多势众,英夷对天福他们可就不那么客气了。当他们哥儿仨找到了船终于驶回香港岛的时候 ,夷商和教士就被众多英夷簇拥着上岸,扬长而去。虽然在船上夷商对天寿说过他决不食言 ,可看这情形,能信吗?……

"哎哟!……"师傅长长的呻吟打断了天禄的思索,请你看,我他赶忙低头去看。老人半睁着眼睛,请你看,我双 目浑浊而且含泪,看着天禄,有些呆滞,又有些迷乱,干瘦的手在心口抓摸着,哆嗦着嘴唇 竟断断续续地低语:正在动笔"我难受……我好难受……天寿好乖……天寿来……亲一亲……亲一亲……"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